孤翁一

此处即我守之土,誓死不退。

主攻宁逆不拆谢谢。

如果你想找我的话,我就在你身后。

© 孤翁一

Powered by LOFTER

我朋友:“来学跳舞吧,你跳舞肯定好看!”

我:“谢谢,但是我不去,我家五个人都不同意我去。”

我朋友:“你要有自己的想法,不要总是听别人的,你好好想一想。”

我:“我们家算我五个人。”

我朋友:“……😂😂😂”

“你何苦在一棵树上吊死?”


“有一种树叫榕树,独木成林,我走到哪遇见谁,都是你。”



——

然后她就真吊死了。

——

说起来苗木和赤松都是树啊,有空画吧,最近有好多好玩的点子都没时间写/画出来,我还要补文章啊……

——

草图,不会细化的,别想了,我懒。

……这是什么情况?!

他们上街买甜品时,店员会给他们打折并且给很多赠品。

我想一刀斩断懦弱。


顺便一提身上的裂纹分别对应接辰砂、换玛瑙腿、换合金胳膊,之后法斯不就变成死鱼眼法斯了(不再懦弱)

还有我喜欢锯齿刀。

同学画的,说是我打什么cp都行。

最近涂的苗木诚,他真好看啊,可惜我画不出来。

血求大佬万象物语创炎书库邀请码

我把手放在下巴上不是为了双手托腮佯装沉思,而是为了捂住耳朵不去听你说话,仅此而已。

——提问——

我有个问题,最近没想明白,就是最上篇里茂夫的能力不是跟着灵魂走了嘛,那小酒窝要抢茂夫身体有什么用吗?

有人能帮忙回答一下吗?

……还有就是标签怎么打。

它像是什么千年的果实,被切断生命线后,在晚风的夕阳中渐渐蔓延起壮烈璀璨的金色,开始了它单薄的成长。


但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。

寒风中

  在这种极寒之地,他身上的热量很快就辐射完了。

  他开始觉得冷,冷得令人难过,甚至他的牙齿都在打颤,于是他狠狠的咬了咬牙。

  他渴望甘甜的怀桑;也渴望炽热的炉火;或是夏日里温暖前行的暖阳,但是这些他都没有,他只能痛苦的在这严寒之地前行。

  在对错之间,是非之间,有一个自称神明的家伙,与他开了一个绝对的玩笑,使它拥有了前所未有的希望,却又在希望之际走向绝望。

他像是年老的钢琴家,无力阻止棚上的露水滑落下来,砸击在自己的琴上。

  他在这极寒之地前行,寒风像恶劣的骑兵,向他直冲而来,让他束手无策。寒冷的冰茬儿打在他的脸上,他无从躲避,没有一道窄篱;没有一块木板;甚至没有一块石头可以容他躲避,他就在此地孤独前行。神将他放置于此,他必须前行

  他的脚深陷在雪堆中,每次前行,不得不费力地把脚从雪堆中拔出,再深深地插进下一个雪堆里面,如此往复,恍惚间好像看见了一束金黄的光,是雨后光洁的琉璃,也像是某人的身影,而后又如泡沫般消失,化为流光,消散在暴风雪中。

  终年的水滴终于打穿了贝多芬的琴。

  他再也没有力气了,他终究无法逃脱命运的捉弄。恍惚间似乎看到谁在嘲笑他,恶劣的玩笑声夹杂着求救声在他身边盘旋,他输定了。于是,他在雪上跪了下来,双膝,直直的戳进了雪里,似乎有什么腥咸的、苦涩的、豆粒大的东西,从眼框里不断地掉了出来,那东西落在地上,落在雪里,雪立刻被他烫的融化开,于是在这寒冷的雪原上,开出了几朵小花。

  他将他的痛苦转化为其他生命暂时的希望,以来弥补他们心中的缺失。

  冷冽的风声像是呼哨,嘲笑捉弄着他的无能,他至始至终都是一个无能者,就连这些他的痛苦所滋养而长出的花,也不会在这极寒之地生存多久就会枯萎,恍惚间,他又看见了猩红的光,像极某人的眼,他尽力叹气,屠刀就在他头上!

  拜托了,他如此想着,如果我的人生是一本枯燥无味的书,那么拜托你我的打字工人,请把这终章打的短一点吧。

  过了一会儿,他才清醒过来。他站起身,笔直朝前走去,就要冻死的想法让他难受,他宁可死在内心的幻影里。

  但是他必须前行。他的肺吸入了过多的,痛苦的寒风,他的肺开始吃不消,于是他只好把手摁在心口上,听见自己说:“这是一个痛苦的,干瘪的人,但是他还活着……他必须活着……”

  站起来,绿谷出久/木偶,在你真正被暴风雪所迷失方向之前,你还得继续走下去。















————

补(不太正经的新闻格式):x年x月x日,x市发生特大暴动事件,多名罪犯个性危险,在场多名群众不幸遇难,也有多名英雄因公殉职,其中包括现任No.2英雄,本次暴动尽幸存现任No.1英雄“木偶”一人,接下来本报记者将会继续跟踪采访本次暴动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x报记者xx报道







————

再次补:本文仿写《在沙漠中心》,原作真是一篇好文章啊……

奶奶在晒被单,我以为天黑了。

在妈妈工作的店里看到了这些,究竟是谁画上去的呢?

……这样算不算侵犯私隐?

怎么理解都行

增加摩擦力的方法有两个,一个是增加压力,一个是增加粗糙程度,所以如果你抓不住某个人的心时,你就有两个选择,一个是增加压力,一个是使那个心千疮百孔,粗糙不以,这样你就能抓住它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