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不可能找到我

不会打字,所以一直在用手写输入,感谢手写输入。

喜欢说话,写字和看书,可以和别人不间断唠两个小时不重样。

但是我感觉我还是不太会说话。

会很认真地去对待每一个我看见的评论。

希望每一个人都开心。

我爱每一个人。

瑞受向只吃金瑞。

决不吃all瑞。

看到all瑞我会生气的,谢谢合作。

© 你不可能找到我

Powered by LOFTER

我喜欢丧久,就是说话做事都给人一种丧丧的感觉,但是又做得很好的那种。救人全凭本能,但是身边人有什么困难都会尽力帮忙,当然做事方法也是给人一种丧丧的感觉,其实是一个很友好,很善良的人(很攻的一个人),觉得自己怎样也无所谓,别人受伤就不行。

那这样的话我有一个想法,丧久上的雄英普通班,欧尔麦特看上(当然是想让他当继承人)他英雄一般的本能,然后死柄木吊发现欧尔麦特关注他也开始关注出久,想拉他入伙(当然出久不答应),最后也被出久吸引的死死的(这句话怎么理解都行)。

有人想看吗?虽说我文笔也不咋地。(有太太想拿去写文画图吗?(疯狂暗示))

路明非是跟在诺诺后面的傻猴子,路明泽是跟在路明非后面的傻猴子。

聪明猴子到哪都会过得很好,傻猴子就只能跟着自己认定的人跑。

路明非对路鸣泽的意义是非凡的,是当初威风凛凛手持双枪领他出洞的唐僧,于是当路明非成为一个傻猴子,而路鸣泽“有钱有势”时,傻猴子路鸣泽还是一如既往地跟着他,跟在他身后默默与他一起共度风雨,帮他开外挂,帮他打龙王,帮他泡妞找师兄。

就是想写一下龙非,没啥剧情,设定是楚子航杀了奥丁然后继承了他(它?)路明非是尼德霍格。

如果可以接受的话→→→







人总是这样,当人们已经习惯了自己的生活,甚至开始厌烦时,世界有时就发生了改变,这时人们反而又无助迷茫了起来,期望回到以前的那种平稳生活。


这样的人路明非见过很多,但是他不清楚自己在不在这范畴之中,唯一可以确认的是他很怀念之前他在卡塞尔学院的时候,凯撒说你只要加入学生会你打星际花钱我包了,路明非说好好好;诺诺说你以后就是我马仔了你有什么事我罩着,路明非说是是是;芬格尔说师弟你借我点钱买酒喝呗,路明非说你滚!

就在不久之前他还是个又穷又怂、打架装逼还需要死小孩帮忙的废柴,而现在却已经是一个牛逼哄哄的龙王了。


路明非不会期望回到以前的那种咸鱼式的生活,因为他已经回不去了,就像知道游戏只有一个结局的玩家不会奢求太多,顶多期望结局不是BE。而当初的那个为了得到完美结局而不断反复通关某个叫《天地劫》的变态游戏的单纯衰小孩已经孤独地死在世界的某个角落了,唯一留下的只有意志,都留给一条叫尼德霍格的龙了。


路明非从阳台上站了起来,拍拍身上的尘土,回头看看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楚子航,突然想说点什么。


“哎哟师兄你是不是对我有意思啊?”

“嗯?”

“要不师兄你改个名,叫“楚龙妃”好了。”


楚子航听到这话楞了一下,沉吟着开了口:


“如果叫这个名字就好像是你的哥哥或者弟弟一样。”


路明非一下子呆住了,然后又马上反应过来楚子航是指他身为人类的名字。


果然是没听懂吗,有时候真心觉得师兄情商挺低的。


“啊哈哈哈师兄你讲的冷笑话真成功啊,要不要再讲一个?”然后那个英气的少年张开漆黑的羽翼,向着身后深色的天空划去,楚子航就也鼓动羽翼跟上他。


路明非想说的其实不止那些,他其实想跟楚子航是真是谢谢你啦,一路走来只有你还陪在我身边,和我一起对抗整个世界。


但是其实这些话说出来也没什么意义,他们都心知肚明,时间是最好的证明。


两道黑影划过天边,天边的太阳正在下沉,溅起一片红色的尘埃。

尝试着填了一下我吃的我英cp向,然后我愉快了一下午。(我也不知道为什么)


顺便提一下我吃出all。

啊?你问我为什么关注别人?

可能有以下几点原因:


1 对方的文章(画)是真好看。

2 觉得对方粉丝太少了,有点同命相连。

3 发现对方和自己吃同冷cp,想激励对方。

4 发现对方头像好看,或名字好听。

5 一时手滑点错了,觉得这是缘分就不取消了。

6 看对方顺眼。

7 觉得对方坦诚。

8 闲得无聊。



(佛系关注了解一下)

这是一个在外征战多年后回到家乡的英雄安哥(天正下雪


然后我妈说你画的女生真好看(眼光不错


好吧


这是一个在外征战多年后回到家乡的英雄安姐


(我好怀念冬天

一个很感人的短片。

……这个书评……

(请务必继续!

这是个很悲伤的故事

 在我悲伤的时候,我会笑。

 

  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  例如当昨天我思慕已久的奶茶碎了之后,我狂笑了一下午。(谁说我和奶茶有缘无份的给我站出来(看见我四十米大长刀了吗,你一米都跑不了(充满怨念的一串儿括号(无处安放的愤怒与无奈(我想死(我快死了(我死了

 

 

 

有空我可能会把这个梗写成文(来纪念我的奶茶

今天有人莫名其妙地送了我一支铅笔,然后我试了试,然后就在我画到了p1时,突然发现——

我画的有点像艾比哎?

然后我改了改,

象皮是我随手捡的,不好用,结果画面都看起来脏脏的。

……我不会画呆毛啊!

  在南极石到月球上去的那段黑暗时光里,总有一种想法一直安慰着法斯:


  “不管我走到哪里,都离南极石不远了。”

是小狐狸安噢!

入坑了,写篇文章以示入坑。 
 
老师们人真的超好! 
 
用意念艾特。 
 
 
 
 
 
 那个白发的男人低下头来,伸手指着不远处的人,问着,你认识他吗? 
 
 
 
 安迷修在树墩上端正坐好,梧桐树墩正好可以被安迷修当作座位,抬头看了一眼也正在看他的人,那人一脸严肃。 
 
 
 
 好像是叫作格瑞? 
 
 
 
 然后他抬眼顺着手指的方向望去,一个系着星星头巾的男人正站在那,笑得一脸轻狂,但是安迷修却看见他微微摇了摇头,应该是叫他说不认识,而那个名叫格瑞的守界人没有看见。 
 
 
 
 安迷修也的确不认识他,所以摇了摇头。 
 
 
 
 守界人也没说什么,拎起安迷修就往回走,那个系着头巾的男人也跟在他们身后。 
 
 
 
 安迷修表示自已太倒霉了,今天是自已第一次偷偷跑出来玩,结果一不留意被守界人发现了踪际,然后就突然出现了一个系头巾的男人,他让自已往界内跑,他去拦住守界人,结果自已还是被守界人抓住了,那个人又跟守界说他是妖,自已只是受牵连的,于是就有了上面的一幕。 
 
 
 
 真是个怪人。 
 
 
 
 等到安迷修反应过来,己经被守界人放下来,在船上了。 
 
 
 
 戴着绿帽子的船夫撑起船桨,吱呀呀地向对岸划去。 
 
 
 
 天上突然飘下了几片雪花,是下雪了。 
 
 
 
 安迷修却越发地坐立不安起来。 
 
 
 
 对岸就是妖界了,他的人形是无法在妖界维持的。 
 
 
 
 而那样守界人就会发现他是妖了,除守界人外妖和人是不能随意越过界的。 
 
 
 
 那个系着星星头巾的人却不以为然,甚至在看见安迷修不安的样子后还笑了笑。 
 
 
 
 “你笑什么?”守界人皱了皱眉。 
 
 
 
 “没什么,只是……”被问到的人笑着回答着,伸手往守界人身后指了指。 
 
 
 
 “你后面。” 
 
 
 
 还没等守界人回过头,一直沉默着的船夫突然举起船桨,骤然向他的后脑砸去。 
 
 
 
 力道不大,却足以致人昏迷。 
 
 
 
 戴着绿帽子的船夫稳稳地接住了倒下的守界人,对着系着头巾的人点了点头。 
 
 
 
 安迷修表示发生了什么? 
 
 
 
 这时,船靠了岸,那边就是妖界了。 
 
 
 
 系着头巾的人拍了拍安迷修毛绒绒的头, “ 去吧,小狐狸。” 
 
 
 
 安迷修不知道那个陌生人为什么知道他是妖,但是直觉告诉他那个人不会对他有危险。 
 
 
 
 于是他并未多问,向界内跑去。 
 
 
 
 安迷修由人形化为了一只棕色的小狐狸。 
 
 
 
 他回头,看见白发的守界人还在船尾沉睡着,一个系着星星头巾的,和一个戴着绿帽子的人在向他挥手,带起了一阵阵雪花飞舞。 
 
 
 
 就好像他们还会再见面一样。 
 
 
 
 于是一只狐狸的身影消失在了界内。 
 
 
 
 
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那天也是在下雪呢。 
 
 
 
 “大哥,这是什么。” 
 
 
 
 “你说这个啊,一只狐狸,在界口捡的,还化不成人形呢,看它快冻死了就捡回来了。” 
 
 
 
 ……

算是生贺吧

趁给学校打文章时写的

很短,有的不知所谓(还晚了那么久

给这个人的 @这是个制杖 ,话说你为啥改名了

边听箱庭中人边写的,推荐

改了好几遍也不满意,以后还会再写一篇的吧……(努力维护着三好学生形象



感谢上天,赐予了你生命

给予了我希望


生日快乐呀!




  在她很小的时候,就学会了那种商业性的微笑。

  以至于现在想起来,成为财团长真是顺理成章又自然而然的事。

  她没有名字,名字只是假意的象征,给予那些愚蠢肮脏直流肥油的肥猪的某种恩赐。

  八面玲珑似乎是天生的。

  而懂得如何“把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”是母亲教与她的唯一一点。


  当她很小的时候,她就被母亲拖着被迫拜访很多人。

  都是一些现在想起来都觉得愚蠢的不及一只猫的大老板。

  她其实真的养过一只猫,是她捡的一只野猫,毛色不纯,血统不纯,她还记得她当时是多么喜欢它,她常常亲它、摸它,甚至还把自己的食物全部分与它。

  后来它被母亲掐死了。

  因为毛色不纯,血统不纯,

  以及她的善良。

  残忍的政治家不需要善良。

  她现在还记的当时尚存慈悲的自己哭着、喊着、哀求着母亲放过它。

  可是没用,她(她)还在笑。

  化作梦魔。


  现在的她已经不会哭了,唯一让她需要稍加思量的是每天早晨需要戴上一个怎样的面具,

  而已。

  她痛恨自己的无力。


  因为她曾经养过猫,所以当她看见喵星大总管时还是很开心的。

  当她看见喵星大总管压下几万人眼睛都没眨一下时就更开心了。

  原来都是一样的人啊。

  (原来都是一样的人啊。)


最近可能不会经常上lofter了……

打击太大了……

才知道只有南方人名字才叫阿什么……

可我是个北方人……

当时起名时瞎摁摁出来的……

以后可能会改名……

(像你没改过一样


在lofter模板里看见了自己的姓

开心


你们一个个都这么大佬我很慌啊……

我要闭关学习了……


 @DEPRESSIONS 

闭关后会给这个人一个生贺

虽然已经晚了……

(你知道什么是生贺吗


遗忘(上)【瑞金】【耀金】

  金发的少年晃了晃手中的牛奶瓶子,当瓶子里的液体撞击瓶壁发出清脆的声音时,少年把它丢进了垃圾桶里,然后挠了挠头顶乱蓬蓬的金发,从垃圾桶上跳了下来,向着路边一家咖啡厅走去。 
 
  那是一家很普通的咖啡厅,但是对金来说不一样。 
 
  那家咖啡厅的老板是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能看见他的人。 

  其实金也是偶然见发现那家咖啡厅的老板能看见他的,那时金仗着没人看得见他,经常到一个饭店里蹭吃蹭喝,结果把那个饭店吃出了闹鬼的名声,愣是把那个饭店给吃黄了,然后就有了这个咖啡厅。

  金当时是抱着好玩的态度进去的,然后就发现那个咖啡厅的老板的目光一直追随着他。

  那是一个常年带着口罩的名叫神近耀的蓝发男人。

  金是从他胸前的小牌子上知道他的名字的。

  金从来没听见他说话过,但是那个咖啡厅却意外的生意兴隆。

  可能是因为他人很好。

  比方说金刚才喝的那瓶牛奶就是神近耀给他的。

  金准备去再要一瓶。

  金跟着一个客人进了咖啡厅,一下子窜到了柜台前,神金耀便拿出一瓶牛奶递过去。

  动作很熟练,毕竟金不是第一次来了。

  神近耀刚开始其实也很奇怪为什么别人都看不见金,唯独自己能看见,后来联想到这个店的闹鬼传说,也就释然了。

  毕竟大家都是异类。

  他小时就因为不爰说话和经常戴着口罩而被孤立。

  所以他很自然地接受了金。

  神近耀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去,在别人看不见的角度摸了摸正咕噜咕噜喝着牛奶的金的头发。

  嗯,挺软的。

  而那个金发的少年正想着什么。



  【现在神金耀还摸得到金】



 
 
 
 
 
 

格瑞还没有出现呢,原谅。

私心打上瑞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