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等三角形wu

不服输是因为生来骨子里流淌的就是不低头的血!

不会打字,所以一直在用手写输入,感谢手写输入。

喜欢说话,写字和看书,可以和别人不间断唠两个小时不重样。

但是我感觉我还是不太会说话。

会很认真地去对待每一个我看见的评论。

希望每一个人都开心。

我爱每一个人。

瑞受向只吃金瑞。

决不吃all瑞。

看到all瑞我会生气的,谢谢合作。

© 全等三角形wu

Powered by LOFTER

一个纤细的银白色的身影在冰雪间起伏,那人高跟鞋的细高跟踏在冰原上,又无声跃起。

 
  法斯喜欢这样的安特库,也正因为如此,法斯很喜欢卧在雪地里默默地望向安特库。

 
  法斯从来没有跟谁说过,在和安特库一起工作之后,自已有了一些奇怪的感受。 刚开始是腿和头,在风雪中行走会有一些痒麻的感觉,之后这种之前从不会有的感觉慢慢向中间漫延,直至胸口。 这种感觉很轻,所以法斯就没在意。


  直到一支锋利的箭贯穿了安特库的身躯,击碎了那道银白色的身影。

 
  法斯能够听到,随着那道身影的碎裂,在自已的脖颈往下,肚子往上,胸膛偏左的地方也响起了同样的轻微的破碎的声音。

 
  后来法斯去图书管查了一下,法斯觉得自已碎裂的地方应该是书上记载的“心”,是宝石所没有的一种器官。


  但是法斯觉得自已是有的,至少从安特库被带走后,自已是能感受到的。

  “痛”

  自从安特库被月人带走后,法斯就经常能感受到一种书上名为“痛”的感觉,法斯没有跟谁说过。


  因为法斯觉得这种感觉最起码是真实的,不会下一秒就被带走。


  安特库被带走后,法斯经常会做梦,当然,做梦也是宝石们所不会的,本来法斯也是不会的,但是在安特库离开后,法斯却经常会梦到安特库碎裂的样子,但是法斯觉得这不是噩梦,只要能见到安特库,就是美梦。




  安特库向着法斯走了过来,法斯从雪里站了起来,想去碰安特库,但是安特库却径直穿过了法斯。


  法斯在安特库被带走后,活成了安特库的样子的同时,把安特库藏在了心里。

  那里的世界,法斯还是小小的,在冬天过去后醒得最晚,也没有见过安特库,而安特库还是工作在冬天,最在意着老师。


  真好。

发表于2018-01-08.30热度.